您現在的位置: 委員風采 今天是
 
黃土高坡走出的作家——記鄂爾多斯市政協常委、著名青年作家張秉毅
      作者:張俊廷     來源:     發布日期:2008-09-11

           

   從準格爾旗沙圪堵鎮西的正川往西,有一條支流,叫西營子川,順川西行四十華裡,在川北畔的坪地上,是原西營子鄉政府所在地,叫西營子塔村,從西營子塔往北,爬一道大坡,有一個在黃土梁上散居着二十多戶人家的自然村——西營子梁。著名青年作家、電影文學家張秉毅1964年就誕生在這個名不見經傳,既使在準格爾地圖上也難以找到的小山村。

  張秉毅,現為鄂爾多斯市政協常委、鄂爾多斯市文聯兼職副主席、電影電視家協會主席、内蒙古電影家協會副秘書長,為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、國家一級作家、内蒙古自治區勞動模範。

  秉毅祖祖輩輩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盡管父親屬于那種很勤奮的農民,一年四季腳不停手不閑面迎黃土背朝天地勞作,付出的多,得到的卻很少,再加秉毅家人口多,“挨肩肩生”的一個弟弟、兩個妹妹,全家六七口人,入不敷出,日子過得十分艱難。秉毅在上小學和初中時,住在一間門窗相連的小屋裡,小屋炕小,中間放一長條小木箱當書桌,兩邊就正好各鋪一條羊毛氈,他和弟弟各占一邊,這便是他們的卧室兼書房了。

  1980年,西營子初中畢業的六七十名學生,隻有8人考入準旗一中,秉毅便是其中之一,入學成績優良。秉毅考入高中後,農村開始土地承包,家裡缺勞力,更缺錢,他的弟弟妹妹就在那時先後辍學,回家幫着父母種地,弟弟攬了一群羊在山坡上放。

  我認識秉毅,大約在1981夏天。一天,他在下午放學後拿着一篇自己寫的小說之類的文章讓我幫助修改,當時我不明白他為什麼找我,我又不給他們代課。後來一想,也許是那幾年為了消遣也為了帶動學生學語文和寫作的積極性,我偶爾在旗文化館辦的《山花》發表小說、詩歌、相聲、對口劇之類的作品,秉毅出于共同的文學愛好便“慕名”找我吧。

  我看了秉毅寫的文章,大緻内容記得好象是一對男女青年談情說愛,受到家裡大人的阻撓反對,最後雙雙投壩自盡,情節較為簡單,思想較為膚淺,文字也較稚嫩,便沒做任何修改,隻是勸他多看些書,打好基礎;要寫也先寫些短小的文章,練練筆。随着以後交往漸多,我才知道他一升入高中就打定主意報考文科大學,将來一定要當作家的,而且充滿自信。後來又知道他從高中一入學,就将數理化抛在一邊,英語學了一學期,也被抛開,改到民中跟人自學日語。因為我在初中時期也酷愛文學,做過當作家的夢,作為過來人,便勸他說:數學、外語也許将來對當作家用處不大,但作為考大學的敲門磚不能扔掉。可惜勸說為時已晚,他拉下的太多,積重難返,已無法補上了。

  有時,命運是不偏愛有理想有抱負的人的,秉毅的偏科使他嘗到了苦頭,1982年高考時,數學隻考了12分,不用說本科,就連專科線也沒達到,隻好名落孫山。

  秉毅高考落榜了,老師同學都替他惋惜。我也曾動員他再補習一年,集中精力突擊數學,也許下年可以考一個好學校。可終因一個“窮”字,把他拉回了那低矮破舊的小土屋,“每天面對那如豆的煤油燈,那開腔破肚般裸露的深溝大壑,那收不盡眼底的荒涼……”

  從他後來的作品中看出,秉毅回鄉務農,和許許多多高考落榜的年輕人一樣,最初他過得很苦悶。對未來滿肚子憧憬的他,不得不困守在故鄉田地上,白天下地勞動,他躲着村裡人,甚至和家裡人都不願在一起,别人在這塊地裡,他就提着鋤頭到另一塊地去。回到家裡,就一頭鑽進自己的小屋裡。家裡來了人,他也不願出來相見。有時無緣無故向家人發火,甚至放羊時看到公羊追母羊,也要發無名之火,追打公羊,把滿腔憤懑發洩在公羊身上。

  為了擺脫苦悶,在繁重的體力勞動之餘,秉毅把自己關在他的那間小屋裡,徹夜地就着如豆的油燈啃那一本本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(那些書一部分是他在上高中時節衣縮食買的,一部分是從旗裡的老師同學那裡借的)。那時,陝西作家路遙剛發表了反映農村知識青年苦悶和奮鬥的小說《人生》,那部小說曾讓秉毅無數次地流淚。他覺得自己“當時的處境連高加林都不如,高加林在村裡時,還有一個美麗善良的劉巧珍和他相親相愛,而我,隻能在破屋陋室裡讀着《聊齋》,盼望能有一個美麗的女鬼從我的門縫中擠了進來……”(張秉毅《我家住在黃土高坡》)

  不甘心在農村修理一輩子地球的秉毅,1983年深秋找到我,說他準備去參軍,一方面可以跳出農門,另一方面在部隊可以得到鍛煉,可以圓他的作家夢,并且說,接兵的軍官已經看準他了,隻是耽心體檢過不了關,希望我向主檢大夫說說情。我答應了他的要求,可惜還是因為一個“窮”字,别人頂了他,他再一次陷入苦悶彷徨之中。

  苦悶歸苦悶,彷徨歸彷徨,秉毅畢竟是秉毅,他年輕氣盛,終還不會絕望。為了圓他的作家夢,用滿是血泡的手操起筆,開始寫作,沒有紙張,就将上學時用過的種種作業本和油印的複習資料翻過來,在背面寫。先給地區的小報小刊寫,到了1985年以後,他的創作筆法簡潔、凝練,近乎白描的獨具特色的小說終于屢次在全國有影響的《十月》、《小說選刊》、《小說月報》、《散文選刊》等大刊物上發表,并在各級評選中多次獲獎。1985年秋,他一跺腳将鋤頭往地裡一撂,辭别了出生的小屋和貧瘠的黃土高坡,隻身到外闖蕩。

  在此後三年多的流浪歲月中,秉毅先後幹過多種職業:為私營公司當過采購,為地區團委辦過團報,受聘編寫過地方志,在大學裡教過寫作課……1987年底,正當他準備遠走新疆時,一位開明的盟委領導将他留住,破格将他安置到原伊盟(今鄂爾多斯市)文聯工作,并解決了城市戶口。

  1989年,秉毅考入了複旦大學中文系青年作家班學習,終于圓了他當年上文科大學的夢。當他坐在複旦大學的教室裡,想起了幾年前自己給同學信中所說的“大學的門外擋着的人太多了,假如你們還希望從門上擠進去,那我就不去擠了,總有一天,我會從窗口上跳進去的。”他這回真是從“窗口”跳進了大學,而且是國内外赫赫有名的大學,他感到無比自豪。他也無比珍惜得來不易的大學學習機會,勤奮刻苦學習,在校期間,中文系為他和另一名同學聯合舉辦過作品讨論會,名校名師,仿佛是對他圓了的大學夢的一個補償。

  文聯穩定的工作,為秉毅提供了施展才華的廣闊舞台,複旦大學兩年的學習,為他充足了電,幾年的時間,《舊鄉》(中短篇小說集)、《與天地共生》(長篇報告文系)、《黑纛》(長篇小說)、《鄂爾多斯往事》(長篇紀實)、《手上的墨迹》(散文随筆集)等作品一部接一部問世,他的作品被列入全國百種優秀圖書,獲“冰心獎”、“梁希獎”、“全國百部重點圖書”獎及自治區“索龍嘎”獎、“五一個工程”獎。

  社會的劇烈轉型以及個人工作生活的變故,曾讓秉毅一度擱筆。

  2004年,經過深刻的反思,把創作轉向了電影文學劇本創作,也許幾年的苦悶讓他養足了精神,幾年的消沉讓他蓄足了力量,才思似火山爆發,地下的岩漿噴湧而出。他拿起筆便一發不可收,從2004年到今創作出《雲往西》、《煙流上水流下》、《牛女》、《雞鳴三省》等十幾部電影劇本,先後被内蒙古電影制片廠、長春電影制片廠、南京電影制片廠、山西電影制片廠、山東電影制片廠及中央電視台、日本國等拍攝完成。

  我曾和秉毅開玩笑說:“你簡直是一個怪才!”我奇怪,生長在西營子梁這樣一個窮鄉僻壤的秉毅,既沒有濃厚家庭文化的熏陶,又沒有周邊環境文化氛圍的影響,為什麼十六七歲的他就立志将來當作家,而且後來竟真的成為作家,并且是年輕有為的著名作家;我奇怪,秉毅從小飽受貧窮煎熬,後又幾經磨難,屢遭挫折,竟矢志不渝,終成大家;我奇怪,秉毅對于故鄉那塊耗幹了祖先們的血汗的土地充滿了刻骨的仇恨,而在他的文學作品和電影創作中又大多寫的是農村題材,有的竟直接寫他的家鄉,是乎正如作家莫言所說:“對于生你養你,埋葬着你祖先靈骨的那塊土地,你可以愛它,也可以恨它,但你無法擺脫它。”所以,秉毅的作品中才有“一個遊子懷念故鄉的吟唱,那裡有我恨我愛我歌我哭……”“故鄉,不論我走到哪裡,我的情牽着你,我的心系着你,即使我不能為你種一棵草,植一株樹,我也要用我沙啞的歌喉為你歌唱……”(張秉毅《重回準格爾》)我更奇怪,秉毅肚子裡怎就裝了那麼多故事,有那麼大的精力和能力,在短短幾年時間裡創作出十幾部電影,這除了說他是怪才,别無其他解釋。

  秉毅進入不惑之年,無論從經曆、從經驗、從他那藝術創作的執着、癡迷與追求,他的創作正走向成熟期、旺盛期、高峰期。我相信秉毅将會有更多更好的文學藝術作品奉獻給人民大衆!我們期待着!

  張秉毅,男,漢族,19641月出生,内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人,畢業于上海複旦大學中文系作家班。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。職稱為國家一級作家。職務:鄂爾多斯市政協常委、鄂爾多斯市文聯兼職副主席、鄂爾多斯市影視家協會主席。主要從事文學與影視文學創作。

  文學方面作品:

  《舊鄉》(中短篇小說集1997年遠方出版社)

  《與天地共生》(長篇紀實2000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)

  《鄂爾多斯往事》(長篇曆史記實2005年内蒙古教育出版社)

  《走西口》(長篇小說,即将出版)

  電影方面作品:

  《雲往西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4年)

  《子母柳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5年)

  《煙流上 水流下》(山西電影制片廠2004年)

  《悲情驿站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5年)

  《盈盈的心事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5年)

  《牛女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6年)

  《羊肉的滋味》(長春電影制片廠2006年)

  《雞鳴三省》(山東電影制片廠2006年)

  《沖動是天使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7年)

  《好事好商量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7年)

  《北草地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7年)

  《兩個人的沙漠》(中日合拍)

  《被告席的山杏》(内蒙古電影制片廠2008年)

  獲獎情況:

  小說《黃土高坡》獲内蒙古人民政府“索龍嘎”一等獎。

  長篇《與天地共生》獲内蒙古“五個一”工程獎,入選國家“十五”百部重點圖書(編号76),榮獲全國第二屆“梁希獎”。

  電影《煙流上 水流下》獲内蒙古人民政府“薩日娜”獎。

  根據作者小說改編的攝影小說《坐在窗後的女人》榮獲“冰心獎”

  長篇小說《黑纛》獲自治區“廣播小說獎”

  電影故事片《沖動是天使》入圍2008年美國舊金山國際兒童電影節。

  讨論會情況:

  1990年,上海複旦大學中文系舉行過“張秉毅作品研讨會”。

附件下載:
主辦:政協鄂爾多斯市委員會 承辦:政協鄂爾多斯市委員會辦公廳  技術支持:鄂爾多斯信息網-鄂爾多斯市海瑞科技公司
電話:0477-8589853 傳真:0477-8588789 E-Mail:OrdosWeb@126.com  蒙ICP備18000569号
建議使用:1024×768分辯率 真彩32位浏覽